余光中昨病逝 厦大教授徐学:他爱开快车也爱看《琅琊榜》

2019-05-18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54)

余光中昨病逝 厦大教授徐学:他爱开快车也爱看《琅琊榜》

­  余光中为他母亲做了《母难日》等诗作。徐学供图

余光中昨病逝 厦大教授徐学:他爱开快车也爱看《琅琊榜》

­  2014年,余光中回厦大开讲座。

余光中昨病逝 厦大教授徐学:他爱开快车也爱看《琅琊榜》

­  浪子回头(节选)

­  “鼓浪屿鼓浪而去的浪子/清明节终于有岸可回头/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浪子已老了,唯山河不变/沧海不枯,五老的花岗石不烂/母校的钟声悠悠不断,隔着/一排相思树淡淡的雨雾/从四十年代的尽头传来/恍惚在唤我,逃学的旧生/骑着当日年少的跑车/去白墙红瓦的囊萤楼上课……”

­  曾经写出《乡愁》等无数脍炙人口的诗歌的台湾知名诗人余光中,昨天病逝,享年89岁。消息传来,各界震惊。

­  “很突然,也很悲痛!”昨天,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与余光中有数十年交情的《余光中传》作者、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徐学神情悲伤。

­  他甚至说,“现在想来,我其实是有一点预感的”———12月13日凌晨1点多,徐学突然莫名辗转难眠。后来,他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关于余光中“为你读诗”的微信公众号,并写上“守夜人”三个字。没想到,第二天中午,他就从媒体上看到余光中病逝的消息。

­  余光中,1928年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泉州永春。1948年进入厦门大学外文系学习。1950年随家人迁居台湾。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笔耕不辍,创作了许多经典的诗歌和散文及艺术作品。他的诗文作品如《乡愁》《我的四个假想敌》《听听那冷雨》等,被两岸的教科书广泛收录。《乡愁》在全球华人世界引发强烈共鸣。

­  虽然一生辗转,但余光中却一直心系厦门。多年前,余光中来厦门时,曾与友人一起登上鼓浪屿到舒婷家做客。多年以后,余光中还把此次旅程和感受写进了诗歌里:“圆面的石桌忽然/布满了闽南口味/热腾腾的地瓜粥/是我乡愁的安慰。”

­  余光中经常说,自己是“广义的厦门人”,与厦门情缘颇深———他在厦门的报纸上发表了第一首诗。他去台湾后,住在厦门街。厦门和厦门街,也成为他诗歌和散文中的常见题材。

­  [厦门情缘]

­  在厦求学海边疾驰追海鸥

­  1948年,余光中从当时的金陵大学转到厦门大学。虽然只在厦大读了一个学期,但他对厦门和厦大一直怀有深厚感情。

­  余光中曾在给厦大一位教师的信中说,“厦大是我母校,厦门则兼有故居与故乡的双重感情。”他甚至清楚地记得,在厦大就读的那半年中,每天骑单车飞驰上学的情景。他也清楚地记得,导师李庆云让他坐在旁边,逐字逐句为他讲解他的英文报告的情景。

­  “从市区的公园路到南普陀上课,沿海要走一段长途,步行不可能。母亲怜子,拿出微薄积蓄的十几分之一,让我买了一辆又帅又骁的兰苓牌跑车。从此海边的沙路上,一位兰陵侠疾驰来去,只差一点就追上了海鸥,真是泠然善也。”余光中曾在一篇散文中回忆说。

­  踏上诗路在厦发表第一首诗

­  余光中发表的第一首新诗《扬子江船夫曲》,也是在厦门。

­  他不止一次提到,那首诗的具体发表时间是在1949年6月22日。而那张报纸,则是厦门的《星光日报》。当时,余光中还在厦门大学外文系二年级就读。

­  余光中说,厦门的秀丽风光,是他成为诗人的触媒。当时,余光中从上海乘船来厦门,大海茫茫中几日,忽然看见了鼓浪屿,觉得仿佛海上仙山,还有英雄树和亚热带的生命,都促成了他创作的冲动。而厦大,自然也成了他文艺创作的“成长地”。

­  “虽然余光中只在厦大读了半年,却在厦门的报纸上接连发表了五六篇作品。可以说,那段时间,是他成为诗人的起步阶段。”徐学说。

­  难忘情缘在厦门街望厦门

­  后来,余光中离开厦门,随家人去了香港,但他对厦门一直存有美好的印象和不绝的追忆。除去几次赴美讲学,有20多年,余光中先生一直住在台北的厦门街。他便常常在“厦门街”回望在大陆,在厦门的生活。

­  在上世纪70年代,在一篇满怀乡愁的散文中,余光中这样写道:“厦门街的雨巷走了20年,与记忆等长,一座无瓦的公寓在巷底等他,一盏灯在楼上的雨窗子里,等他回去,用晚餐后的沉思冥想去整理青苔深深的记忆。前尘隔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