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袁仁国:案涉副省长 向多名官员利益输送

2019-06-14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70)

  整整一年,终于等到了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

  2018年5月,官方宣布袁仁国不再担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

  彼时,传言四起,但官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一年后,鞋子落地。

  官方通报: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01

  从通报结果的结果来看,很简单,袁仁国不出意外地贪腐了,并且数额特别巨大。官方说: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确实在意料之中,要知道,在之前,袁仁国多位助手均涉贪腐被抓,被剪掉羽翼后的袁仁国,成为最后被拿下的困兽。

  值得一提的是,别说自己贪腐,曾经的袁仁国甚至都表达过这样的想法:不想茅台成为腐败酒。

  如今再看,却充满了讽刺,似乎也透着某种无奈。

  回望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帮助茅台渡过难关的袁仁国,却在如何渡自己的命题上遭遇了困惑。从一线制酒工一步步攀上茅台集团一把手的位置,今年63岁的袁仁国无疑是传奇与争议相互交织的人物。

  执掌贵州茅台的18年里,他一手将茅台推上巅峰,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茅台的辉煌离不开袁仁国一手缔造的营销体系,但这也恰恰成为了经销商贪腐问题滋生的温床。

  自袁仁国2018年卸任之后,与他相关的痕迹或明或暗地被逐渐抹去,茅台原有的经销商体系开始“大清洗”。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共有533家经销商被取缔。这从今天即5月22日,中纪委的通报可以看出,袁仁国后藏在他背后的“窃金者”从中攫取了不少利益,通报称,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

  此前的报道指出,对袁仁国时代的营销体系的纠错仍在继续,被“没收”的茅台酒额度将花落谁家更受市场关注。

  事实上,这场由营销改革引发的风波与袁仁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从19岁进入茅台,袁仁国从一线制酒工开始干起,一直爬到高层并得到季克良的赏识。一切顺理成章,2000年,袁仁国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成为贵州茅台新一任掌舵者。

  次年,袁仁国带领贵州茅台登陆资本市场,那一年,贵州茅台营收16.18亿元,净利润为3.28亿元。

  彼时的茅台还不是白酒老大哥,而是五粮液。2001年,茅台的营收仅为五粮液的1/3,袁仁国上位之后,茅台随即开启一路狂飙的模式,到了2017年,贵州茅台实现了582亿元的营收,较2001年增长了35倍,净利润290亿元,较2001年增长了84倍。

  回顾20年的辉煌成就,经销商功不可没。在2017年12月举办的茅台2017年度全国经销商联谊会上,袁仁国如此总结茅台20年营销历程:经销商队伍从1998年的146家,发展到现在国内经销商、专卖店等客户2000多家;公司销售人员由最初组建的17人队伍发展到553人,加上经销商营销人员2万多人。

  多位经销商说,袁仁国执掌茅台期间和经销商的感情很好,每次去茅台开会,对经销商的招待都特别周到,也很尊重经销商。

  02

  茅台神话成于营销,其乱亦始于渠道。

  从2016年中开始,茅台酒供不应求,导致零售价格逐步飙升,53度的飞天茅台酒涨至2000元以上,出厂价与终端价之间的差价高达数百元甚至千元以上,形成巨大利润空间。经销商囤货惜售、黄牛党炒货、串货与假货等各种乱象频发,市场濒临失控。

  为了避免出现失控的局面,袁仁国推出一揽子计划,加强对经销商的管理,其中2017年4月下旬,茅台营销公司曾接连下发两道处理文件,对82家违约经销商进行通报并追究责任,这种铁腕治市成为袁仁国后期执掌茅台的重点工作之一。

  然而和以往不同,这一次,袁仁国却没能实现善始善终。一切在2018年5月6日的深夜戛然而止。这一天,袁仁国被免。

  “袁仁国时代”的突然落幕,使得茅台渠道乱象所涉及贪腐受贿案,开始逐渐浮出水面。调查发现,在袁仁国执掌茅台期间,上至官员,下至茅台高管和员工,插手茅台经销商代理权并从中牟利的事件时有发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