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狂人袁仁国多面人生:回乡没官威 抽一般的

2019-06-14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62)

  原标题:低调又高傲,茅台“狂人”袁仁国的多面人生

  五月下旬,小满季后。

  5月28日,一场大雨过后,赤水河变得异常混浊和汹涌。滔滔东去的河水,一如既往地淘洗着时间留下的痕迹。

  贵州茅台镇,赤水河畔两岸的人,似乎已忘记“万亿市值邻居”贵州茅台因贪腐问题引发的高管“地震”。

茅台狂人袁仁国多面人生:回乡没官威 抽一般的

  历史是有记忆的。包括袁仁国在内,多位高管们的罪与罚,正牵动着成千上万民众的利益。

  5月29日,贵州茅台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如期举行,参会股东陡然增加到十年之最的2400余人。

  人多了,会场首设两个。这一系列,既表现出公众对“袁仁国时代”翻篇之后,贵州茅台何去何从的担忧,也显示了公众对“去袁仁国化”茅台新时代的期许。

  从进厂普通工人起步,浸淫茅台长达36年,再到掌舵人7年,因涉嫌“大搞权权、权钱、权色、钱色交易和家族式腐败”等贪腐行为,被检方依法批捕的袁仁国,在中国白酒史上,只留下一声空叹。

  袁仁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升迁路上又有哪些秘密?

  连日来,封面新闻记者赶赴贵州仁怀市,起底袁仁国,尝试还原其多面人生。

茅台狂人袁仁国多面人生:回乡没官威 抽一般的

  A 后山村“袁二”

  “高傲”的董事长,回村祭祖十多辆车

  外界对袁仁国的了解,几乎都是从他上学的仁怀市茅坝镇和当知青的中枢镇开始。

  事实上,袁仁国祖籍和出生地,在仁怀市后山乡。

  这个距仁怀市区54公里、距茅台镇33公里的乡镇,坐落在大山之间,世居着苗族、布依族、彝族等民族。

  袁仁国,在这里几乎人人皆知。但他的“落马”,并未泛起多大的涟漪。

  “前几天,看新闻才知道被抓了。”提起袁仁国,村里两位与其年龄相仿的村民都给出“不了解”的答复。

  “不了解”,是袁仁国留给村民们最多印象。

  在邱家坟这个村民小组的土地上,与袁仁国有关系的,只有他爷爷奶奶的坟,以及他二爸家的瓦房,以及他出生后被烧毁、现早已变成玉米地的一块老屋基。

  “他一年最多回来两次,正月初一初二回来一次,清明节回来一次,都是上坟祭祖。”

  与他出生在同一块宅基地的邻居老黄回忆,袁仁国回村祭祖时,有时四五辆车,有时十辆八辆车,浩浩荡荡。

  祭祖结束,袁仁国会站在老屋基旁看上几分钟,然后迅速离开,“前后不超过一个小时”。

  正是这种“匆忙”,让袁仁国在乡邻眼中显得“有些高傲”,“认识的人,他会打个招呼,不认识的,他连车窗都不会开。”

  一位郭姓村民认为,袁仁国“很忘本”,“这么多年,没有帮助过村里的贫困户,连村里捐款保护一棵古树都没参与,几十块钱都不捐。大家很生气,有一次他回来上坟,还堵过他的车”。

  老黄也认为,袁仁国不容易接近,不仅村民很少能和他搭上话,就连后山乡政府领导听说他回来上坟,几次拦截要请他吃饭,都被他拒绝了。

  他认为,袁仁国的这些行为,“是低调的表现,是不愿滥用手中权利的表现”。

  看着袁仁国出生和长大的村民王大爷说,袁仁国小时候就表现出了聪明,不仅会说,也有孝心。“才三四岁,只比水桶高一点,就和他哥哥一起帮爷爷挑水”。

  袁仁国排行老二,大家都叫他袁二。

  王大爷说,那时候,村民们就感觉袁二“将来会有出息”。

茅台狂人袁仁国多面人生:回乡没官威 抽一般的

  B 家族式腐败

  堂弟称“从没帮过忙” 有人却为他祭祖修路

  “袁二”并没有在后山乡呆多久,到了读书的年纪,就离开了。

  相对于后山乡的其他村民,袁仁国具有先天优势。因为他的父亲在仁怀县(当时为县)政府工作,还是土改干部。

  袁仁国父亲一辈,有三弟兄。

  到了他这辈,袁仁国头上有个大哥,有个双胞胎三弟,以及四弟、五弟、六弟。

  1973年,袁仁国高中毕业后,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到仁怀市中枢镇当知青。双胞胎弟弟袁某庆也在该镇当知青。

  据多家媒体报道,父亲看不了袁仁国受罪,托时任茅台酒厂副厂长邹开良,把袁仁国介绍进茅台酒厂工作。

  不过,公开资料显示,双胞胎弟弟袁某庆,自1975年11月至1978年11月,也在茅台酒厂当工人,后来,曾担任厂保卫科内勤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