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搅局、哈啰上位、滴滴变脸,出行市场掀起

2019-07-01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89)

无论是高德地图还是美团打车,做出行聚合平台所瞄准的无疑是其能获得的巨大流量和数据。

美团搅局、哈啰上位、滴滴变脸,出行市场掀起

还没有等到顺风车重新上线的消息,滴滴却先对业务模式进行了调整。

近日,有消息称滴滴将在APP中接入第三方出行服务商,首个试点城市选在成都,这意味着滴滴加入“聚合平台”模式。据界面报道,除了之前试点的秒走打车之外,与滴滴达成合作的第三方出行服务商还有曹操出行、如祺出行、斑马快跑等。

关于合作的方式,有一种说法是,滴滴为第三方出行服务商提供流量入口,第三方出行服务商为滴滴提供运力,滴滴从第三方抽取佣金,但依据第三方出行提供的运力情况,滴滴抽取的佣金不等,每单最低抽取10%的佣金。

对于模式的调整,滴滴方面解释为,因为高峰期订单较多,用户面临打车难的问题,接入第三方运力,可以缓解此类问题,提升用户体验。

过去几年的网约车版图争夺战中,滴滴曾杀出重重包围,在接连收购快的打车、Uber中国后,被认定为中国网约车市场的领军者,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未出现能力企及的竞争对手。

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滴滴把更多精力放在安全层面,比如投入巨额资金和技术资源建设更完备的科技安全体系,安全替代了业务增长成为眼下的首要目标。行业巨头的脚步放缓也给竞争对手们“创造”了新机会。

实际上,滴滴的业务模式调整已经透露出一个新的行业变化讯号,即旧有流量及增长正在受到来自政策监管层面的挑战,包括滴滴在内的各大平台需要寻找新的流量池,聚合平台已经成为最佳方式之一。

滴滴求变

6月13日清晨,上海市静安区延安西路镇宁路路口,一辆非法网约车闯关逃逸,过程中致使四人受伤,其中一名伤者伤势严重。

这起事件成为一个新的导火索。第二天,上海市交通委员会执法总队紧急约谈滴滴出行。约谈会上,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进一步对滴滴提出六条网约车平台合规化要求。其中就包括,在今年6月底前全面自查统计梳理平台内无网络预约租车资质的注册车辆并作清退。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结合网约车新政在各个运营城市完成整改是网约车公司的工作重点,比如取得网约车牌照、审核司机车辆资质,尤其在北京、上海,京籍京牌、沪籍沪牌的约束让各大平台如履薄冰。

滴滴此前公开的数据显示,在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司机中,仅有不到1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本地户籍。虽然滴滴没有透露过北京的数据,但若根据我们此前乘坐经验推算,满足京籍京牌的专快车司机也非常有限。清退后对滴滴的直接影响是运力不足。

回顾网约车发展的重要节点,2017年是值得被铭记的一年。这一年,网约车新政落实,但它也只是对整个市场改变的起点。在这之后,有关网约车的叫车效率、价格变化、以及整体市场的未来走向都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据《深网》此前了解,当时新政对滴滴的直接影响是,即便在依然保持增长的情况下,2017年初所定下的快车全国业绩也并没有全部完成,北京、上海等重点城市受到较大影响。

监管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滴滴过去一年又有了新的麻烦。可以说,2018年是滴滴寻变的一年:一方面是围绕监管和网约车新政要做出大刀阔斧的调整,虽然新政从落地到真正执行留有一定缓和余地,但剩下的时间确实不多了;另一方面,受顺风车事件影响,滴滴所能提供的运力供给能力已经遇到明显滑坡。

滴滴曾披露,截至2017年末,滴滴顺风车注册车主3000万人,注册乘客1.6亿人,日均订单200万单;一则2017年运行数据还显示,滴滴顺风车和快车拼车服务累计分享座位超过10.5亿个。自顺风车业务下线后,这部分运力直接被削弱为零。

就在滴滴专注于安全整改的这段时间,整个出行行业也悄然发生了新的变化。

去年10月,哈啰出行上线了打车服务,这意味着从过去单车单一业务跨越到四轮出行市场的竞争中。哈啰的野心,在此前从“哈啰单车”到“哈啰出行”的更名中便可看出。新的品牌,意味着这家由共享单车服务起家的单车企业在产品、服务、科技和责任等方面的全面升级,开启从共享单车服务商转向专业移动出行平台的新发展阶段。

背靠阿里,哈啰出行的野心显露无疑。在上线网约车业务之后,今年1月,哈啰出行又正式启动顺风车业务,在上海、杭州、广州、东莞、合肥、成都等城市开通运营。而近来,其又拿出5亿建立“顺风绿色出行基金”来补贴用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