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腐败事件再发酵 旗下电商公司原董事长聂永被逮捕

2019-07-01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80)

K图 600519_1

   继袁仁国被“双开”并被正式逮捕之后,茅台集团又有一前高管在劫难逃。

  5月24日晚间,贵州省铜仁市检察院发布消息称,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商公司”)原董事、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聂永,已被铜仁市万山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决定逮捕。

  据了解,聂永此前所服务的茅台电商公司由茅台集团以及上市公司贵州茅台(600519.SH)等共同组建,主营业务是运营茅台商城、茅台云商以及在天猫等14家第三方平台的官方旗舰店。早在去年11月,聂永已被撤职调查。

  在推动茅台集团数字化转型以及稳定茅台酒价过程中,电商公司被委以了重任。不过,收效并不如人所愿。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由于茅台的超高利润空间导致社会囤积现象屡禁不止。电商公司作为销售渠道,因为技术限制措施无法管控消费端,最后只能沦为个别囤货贩子的另一个囤货渠道。”

  记者注意到,去年聂永被撤职后,茅台集团任命陈华为电商公司工作组组长,全面负责电商公司工作。集团方面当时表示,电商公司也开始了整顿。《中国经营报》记者登录茅台云商,发现该线上平台销售依然处于停滞状态。

  茅台内部反腐持续发酵

  事实上,聂永被调查始于去年11月20日,贵州茅台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撤销聂永的茅台集团电商公司董事长职务,免去其党支部书记职务。委派陈华任电商公司工作组组长,全面负责电商公司工作。茅台集团的一纸人事调整决定书,亦“揭开”了电商公司存在的乱象。当时,茅台集团方面介绍称,电商公司存在违纪违规甚至违法问题,而员工内外勾结、利益输送、以权谋私、关联交易、泄露商业信息等问题也普遍大量存在。

  在这篇官方发文中,茅台集团方面指出:“电商公司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党建基础薄弱,公司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问题突出。二是廉洁风险管控不足,存在违纪违规甚至违法问题,员工内外勾结、利益输送、以权谋私、关联交易、泄露商业信息等问题普遍大量存在,管理层对此熟视无睹。三是内控机制松散,内部管理混乱,不按制度、不讲规矩、不守纪律、不维护企业利益的情况时有发生,‘四风’蔓延,严重影响了茅台的品牌形象,与当前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不相适应。”

  在较长的一段时期里,茅台酒被公众贴上了“官酒”“腐败酒”的标签,许多腐败案件中频频出现茅台酒的身影。在茅台集团,此前已有不少高管因通过营销体系谋取个人私利而“锒铛入狱”,其中包括贵州茅台原总经理乔洪,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房国兴,贵州茅台原财务总监、副总经理谭定华等。而上述人员多涉及为茅台经销商、供应商等提供帮助,或以亲属名义经营多家茅台酒专卖店。

  记者留意到,在今年5月22日,茅台集团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兼贵州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的通报中,也提到了“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等与茅台酒有关的案情。随后的5月23日,袁仁国被贵阳市检察院正式逮捕。

  此后,这场反腐“余震”仍在持续发酵。5月23日,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再度挂出消息称,六盘水市公安局盘北经济开发区分局局长、红桥分局负责人周雪松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周雪松“落马”的原因之一,跟茅台酒有关。经查,周雪松违反中央八项规定,违规收受茅台酒等礼品。根据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显示,近一年内,已累计有8名官员因茅台酒的问题被“双开”。据了解,这8名官员,部分是因为违规收受茅台酒等礼品,还有一部分是由于转卖茅台酒或茅台酒批条获利。

  销售茅台酒的利润有多丰厚?它如何成为权力寻租的根源?在广东从事名酒经销的陈旭(化名)告诉记者,茅台酒“限量提价策略”造成物以稀为贵,是主要的原因。“多年来,茅台酒多次提升出厂价,从2000年的185元到2018年初的969元,提价的同时产量没有增加。由于市面上的每瓶茅台酒销售价已接近2000元甚至超过2000元,和厂家969元的差价已高达千余元,渠道利润是很吸引人的。其实不仅仅是茅台,在很多名酒身上都存在着极大的权力寻租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