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茅台镇:后袁仁国时代 万亿酒厂走向何方

2019-07-05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96)

  新帅李保芳不满足于纠偏守成,他曾称“茅台不要已富即安”,提出在2020年实现1000亿元营收的计划。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初夏的茅台镇已经有些燥热,制酒车间的空气中混合着酒糟发酵的味道,热气随着粮食蒸腾上升。茅台集团制酒二车间里,十余名工人一组,有的在蒸粮,有的用筢子摊晾拌曲、堆积发酵。短袖、短裤,赤脚,是工人们的共同着装特点。

  42年前,袁仁国曾是他们中的一员。

  他最近一次出现是在5月23日的人民日报的消息里:“日前,贵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做出逮捕决定。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而在人民日报消息发布的前一天,袁仁国就因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重违纪违法等问题被双开。至此,这个神秘而颇富争议的传奇人物,在茅台的职业生涯划下了不完美的句号。曾经的灵魂人物和掌舵者被双开,上市公司的表现也难免受影响。5月22日、23日两天,茅台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贵州茅台股价均出现下挫。

  从一线制酒工人做到董事长,袁仁国在茅台集团工作43年,其中掌舵茅台18年,曾率领茅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烈性酒企。他在任期间,上市公司贵州茅台市值一度突破万亿元,茅台集团的营业收入增长48倍,净利润增长68倍。

  狂飙突进背后是乱象丛生。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袁仁国“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等。

  稀缺、不可复制、保质期长、适合运输交易、毛利率高、抗通胀……多种因素让茅台在商品身份之外,多了一重金融产品的属性。当它被作为金融产品疯狂炒作时,利益和腐败的漩涡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实际上,近几年,袁仁国在茅台搭建的营销体系一直在风口浪尖。据公开报道,茅台集团新掌门李保芳曾痛斥,“极少数经销商推波助澜,阳奉阴违,像贩毒一样疯狂。”

  李保芳是茅台集团史上继季克良和袁仁国之后,第三任董事长。

  季克良时代,茅台将酱香工艺流程标准化,奠定了茅台酒厚积薄发的基础,茅台在这个时代开始市场化转型,实现了技术改造和技术提升;袁仁国时代,茅台全面市场化,品牌价值和文化价值大大提升,企业发展成为国际知名的白酒大鳄和中国名片。

  新帅李保芳不满足于纠偏守成,他曾称“茅台不要已富即安”,提出在2020年实现1000亿元营收的计划。而眼下摆在李保芳面前的是,茅台必须先告别袁仁国案的阴影。

   “双面”袁仁国

  茅台镇躺在大娄山脉的斜坡上,是一个让人先闻到味道,才见到样貌的小镇。小镇傍依赤水河畔,远望赤水河两岸,全是卖酒的招牌和酒店招牌。

  小镇不大,却随处可见豪车。茅台镇手续齐全的酒厂有大约400家左右,加上小作坊,这个城区面积4.2平方公里、人口3万出头的镇上,有上千家酒厂。据业内人士称,由于不再批建新的酒厂,市面上一个营业执照的转让价可高达数百万。

  当地人大都以酒为生,几乎家家酿酒,人人都是行家。他们谈起酒来滔滔不绝,每个卖酒的门店里都有大坛大坛的散酒。

  谈起茅台集团,当地人如数家珍。很多人的祖辈都曾在茅台酒厂工作过。

  中国国酒文化城,是仁怀市规模最大的酒文化博物馆,由茅台集团耗时三年建成。5月15日,袁仁国的照片还挂在馆内。而新建的场馆内,领导班子一栏已不见袁仁国的姓名。

  时针拨回一年前。

  2018年5月6日,茅台集团深夜紧急换帅。贵州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李邑飞在茅台集团组织召开干部大会,决定袁仁国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职务。而在此两天前,袁仁国还以茅台集团董事长、股份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出席了一场中国品牌日系列主题活动。

  不久后,袁仁国本人对外回应称,离任是因为年龄原因。2018年,袁仁国62岁。这一年,也是他在茅台工作的第43年。

  1975年,时年19岁的袁仁国和弟弟一起来到茅台酒厂,他从一线制酒工人做起,先后担任办公室秘书、办公室副主任、车间主任、支部书记、厂长助理、副厂长。

  1998年袁仁国临危受命,担任茅台集团子公司贵州茅台的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