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先入局却沦为“风口”上的老二们:ofo、连

2019-07-24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56)

  彼时,双方还处于齐头并进状态,人人车还能与瓜子争高下。或因领导团队的战略决策,人人车剑走偏锋,执意维持原路,以红线监管政策预防销售将车卖给车商。有离职员工直言,实质上卖家的诉求是尽快将手上滞留的车辆卖出,车源及其交易速度应摆在首位。受到瓜子掣肘,人人车决定跟着其“试错经验”行进。

  一面急追广告,一面疯狂扩张,人人车资金状况并不乐观。所幸,它又获得了1.5亿美元的资金救济。但其中的资方汉富资本为人民币基金,须出境兑换美元才可进账。远水灭不了近火,这笔不能及时到账的钱只能隔靴搔痒。同期,瓜子融到了2.5亿美元。人人车于攻守之间,选择了退居后方。

  此后两年,人人车又相继获得两笔大额融资,一笔2亿美金,一笔3亿美金,滴滴均有参投。2018年3月,人人车与滴滴达成合作,合力打造“交易+出行”的闭环生态,捆绑为利益共同体。遗憾的是,重金加持反而加速了它滑向下坡道。

  2017年初,人人车的战略重心依然为扩城,保卖也加入战列,但两者都是烧钱玩意儿。有员工透露,为与瓜子抢夺城池,人人车也将领地快速扩至上百城。后因动作过快,消化不良,时下的销售额远不能填补日益增长的人力成本。资金吃紧,人人车只能忍痛砍城。

  因交易量增速放缓,一直押注后市场的李健,开始推出自营金融业务,保卖模式也陆续上线。“纯净”的C2C不可避免染浊,“车贩子”无处不在,人人车随即措手不及开仓布局线下,但相应的制度保障缺角。在员工们看来,此举有些东施效颦。重资产模式下,保卖的高成本、高库存风险袭来,斩仓保命在所难免。

  转折点或许也在于“人”。2017年10月,人人车入驻了从瓜子跳槽而来的高管,他随手牵来了“自己人”,组成了“瓜子帮”小团体。因裙带关系严重,背有靠山的人触及监管红线,往往可免于开除,“飞单”现象被默许,贪腐之风随之而起。内部混乱的管理制度正一步步肢解原人人车的组织架构。

  2019年2月,为彻底击碎员工私下交易造成的飞单,李健强力推行合伙人制度,此前盲目扩张的城市以软手段裁员。一时间,满城风雨。在此窘境下,瓜子却在同期宣布完成15亿美元D轮融资,高调收购PP租车,并更名为“瓜子租车”。

  铅笔道对此向人人车方面求证,其表示对贪腐情况会严肃处理,合伙人计划是一种迭代,目的为提升自身造血能力和规模化盈利能力,合伙人基于成交效率及个人利益的考虑,可让飞单现象得到改善。试运营期间,连续两个月的续约率达90%,员工收入也有了大幅提升。

  瓜子二手车创始人杨浩涌曾表示,几大二手车电商每月最多能做到1万台的规模,若每年投放10亿广告拉用户,单月交易量要达4万台才能盈亏平衡。在资本上,瓜子还有“闲钱”跟进,人人车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在风波中完成自救。

  “老二们”风中摇曳

  连咖啡、ofo、人人车都赶上了创立之初的赛道风口,但时下都陷入了负评风波。三者皆为业内老二,走衰路径也颇为相似。

  其一,为快速抢夺市场,无限度盲目扩张。

  人人车、连咖啡、ofo均受制于后来者,转变了打法。或许,这就是它们被迫盲目扩张的主要因素。

  因入局早,人人车在创立初期,并未出现有力的竞争对手。李健的初心就是做一家不让中间商赚差价的C2C二手车平台,以解决车辆买卖双方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但要改变用户从到店消费转至线上消费的习惯,并非易事。大多用户只把二手车平台作为估价工具,最终交易依然倾向有线下实体店的传统二手车车商。由此,二手车平台需要烧钱打广告获客,瓜子一进场就想明白了这一点。

  为培养消费者上线,各二手车平台纷纷降低服务费留客。瓜子疯狂扩城,欲先入为主紧抓第一波潜在用户。有了瓜子急追,人人车无法淡定,且受制于市场环境,李健的C2C实则有了“杂质”。随后,人人车渐离初心,开始疯狂扩城。相比于“有钱任性”的瓜子,人人车高估了自己,没考虑盲目扩张后是否可以产出与之匹配的营收额。

  连咖啡也因竞争对手出现,转变了两次打法。从咖啡外卖配送转为创立自有品牌,从线上下单获客转为设立线下站点。瑞幸咖啡邀来张震、汤唯打知名度,同时疯狂扩店,直追业内龙头星巴克。连咖啡若不跟进,此前一手打下的江山将会易主。由此,它也开始疯狂拓城,铺设站点守卫。但瑞幸背后资金相对雄厚,盲目的扩张模式下,连咖啡只能大量关店断臂求生,等待下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