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辞任总经理,乐视悬了?

2019-06-13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76)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李云蝶


贾跃亭的“权力牺牲”,或许将成为拯救他一手缔造又一手毁坏的乐视的唯一办法。

 

在著名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并购案中,一位前雷诺斯烟草公司的员工曾说,想想你在一栋古老的大宅子里长大,那里有你美好的回忆。你对它爱护有加,希望能将这栋房子传给你的后代。但有一天当你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这栋房子里已经乌烟瘴气了。

这可能就是贾跃亭现在最真实的感受以及做出调整的直接动机。

贾跃亭辞任总经理,乐视悬了?

5月21日,乐视网发布公告,公布公司董事会的议案,称贾跃亭特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专任公司董事长一职,聘请梁军为公司总经理;杨丽杰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聘请张巍为公司财务总监。

这意味着,从今以后,贾跃亭将不直接参与乐视网日常的经营管理,当然,如果董事长能控制董事会,权力依然不可小觑,但对于股权质押率已经高达97.2%的贾跃亭来说,“董事长”几乎已经是个虚职了。

在此前众多的分析中,贾跃亭对乐视的掌控能力一直被等同于乐视“生态王国”的稳定度,如今,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一职,会是这个已风雨飘摇“王国”崩塌的开始?

梁军接任有先兆

贾跃亭辞职乐视网总经理,梁军接任,并非没有先兆。

时间回到6天前的5月16日,乐视致新的新品发布会上,面对记者关于是否会出任乐视网总裁的提问,时任乐视网副总经理、乐视致新总裁的梁军选择避而不谈,称“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这是梁军在就任乐视网总裁前的最后一次公开采访,也是在对于乐视网总裁一职释放的第一波言论。如今看来,他是早有准备。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注意到,在这次采访中,梁军对乐视的很多核心问题都做了正面回答或侧面暗示,并且,他的种种言论,似乎已经不仅仅代表乐视电视,而是站在一个更高的位置上去评论了。

截取几个并未出现在会后由乐视致新提供给媒体的“群访速记”中(或出现但有删减)的问答,来看看梁军话语背后的意味。

第一个问题涉及当时任职的乐视致新及上市公司关系

Q:乐视致新是否承担着上市公司的亏损?

A:乐视致新盈利后,以后这种谣言就没了,我们去年亏损,我们的战略就是要亏,今年我们说的是要盈利……今天的发布会可以感觉到,过去激进的乐视已经回来了,当然今天的激进不再像过去大规模亏钱,我们今天是非常清晰自己的策略,给市场足够的压力,给用户足够的利益。

这段回答虽然是在强化乐视电视的地位,但更明显是在帮乐视上市公司体系“代言”。在当时即将上任乐视网总经理的他,需要代表乐视为资本市场释放积极信号。

第二个问题则直接指向资金和人事。

Q:怎么看待乐视体系的资金链问题,包括人事动荡的问题?

A:我跟你一样,也是从今日头条看乐视的人事动荡,我们五年前的团队都还健在,我仔细一看,来来回回就是体育,它不能代表乐视。我甚至看到一个新闻,叫“乐视旗下的酷派减300个应届生”,最多就是老贾跟酷派有关系,不是乐视跟酷派有关系。

这段回答里,“老贾”出现了,把贾跃亭和乐视作区分,认为酷派事件中贾跃亭并不等同于乐视。

最重要的一个问答出现在采访结束后,几乎所有记者都离场的时候。

Q:乐视网总裁是个新设的职位,这个职位会给乐视带来哪些变化?

A:第一呢,你这消息我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第二,不管谁,任什么职位,乐视最重要的要解决几件事。第一,组织架构必须要清晰、简单,第二,管理要有章法,要是一个大公司所拥有的优秀的管理团队,第三,战略要非常简单、清晰,不能够大锅轰。不管谁,这三条都必须做到,一个公司只有把复杂的事变简单才能赚钱,一个简单的事搞复杂了就完了。

关于接手乐视网新职务一事,整段回答不正面回应,也不否认,但说话风格看起来像是站在新的职位上,开始思考整个公司的管理问题。 

孙宏斌“赚一波走人”?

翻看梁军的简历,从1995年4月进入联想集团工作,到2012年初加入乐视,先后担任过联想产品链管理部总经理、联想服务器事业部总经理、联想移动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产品营销部总经理、联想集团智能手机的产品开发副总裁等职,在联想工作时长近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