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拍泰安、济南青年汽车“烂尾” 庞青年回应

2019-06-22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98)

 无人机航拍厂区景象  无人机航拍厂区景象  无人机航拍厂区景象 大众网海报新闻济南5月25日讯(记者 谢强民 梁雯 张稳 赵洪栋) 25日上午,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在南阳洛特斯,被记者包围了。自本月23日“加水就能跑”的南阳“神车”事件曝出后,庞青年并未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今天上午,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见到庞青年时,他身穿黑色西装,内配红色条纹衬衣和领带,看起来精神不错。 “庞总,有人说你投了9个政府合作项目,烂尾了8个,有骗补嫌疑,你怎么看这事?”面对记者的犀利提问,原本微笑着的庞青年,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他提高声调,手一挥:“骗什么补?他们当地答应的资金没有兑现,所以我就不干了。谁再说我骗补,我肯定一告一个准。” 但当记者进一步询问青年汽车集团在济南、泰安等地的烂尾问题时,庞青年显得有些无奈,他说2014年到2016年,公司遇到了一些困难,欠了一些钱,但是已经转出了33%的股份,拿出了3.9个亿,基本上所有欠款已还清了。 据媒体报道,除了此次引起舆论关注的南阳“神车”厂,青年汽车集团还与济南、泰安等8地政府有合作投资的项目,但大多以失败告终:或烂尾,或走上司法程序,纠纷不断。 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集团,究竟是骗补圈钱,还是认真发展产业?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实地探访、梳理了青年汽车集团与9地政府合作项目的“前世今生”。 庞青年现身南阳水氢汽车厂!他依然坚称“神车”只消耗水 25日上午,在南阳“神车”厂的车间里,一排排白色和蓝色的氢能汽车吸引了记者目光。这些白色的箱式货车,就是近两天引发众人关注的“加水就能跑”的南阳“神车”。而蓝色的大巴车,就是南阳街头已投用的氢能公交客车。 在南阳洛特斯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进入车载水解制氢氢能源汽车的生产车间,看到了以上的画面。 南阳洛特斯是青年汽车集团目前为数不多的没有“烂尾”的政府合作项目。该项目生产的“水氢发动机”的真假,事关庞青年和青年汽车的声誉。“加水就能跑”的汽车究竟是“高科技”,还是“水变油”骗局,一时间遭遇全民“打假”。 “只加水肯定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水氢发动机里还有纳米级的氧化铝、催化剂等其它物质。”25日,在南阳洛斯特公司,庞青年这样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他一再向记者强调,水氢发动机是当地媒体的简称,这个车应该叫车载水解制氢氢能汽车。 庞青年操着一口江浙方言,向记者们解释道,车载水解制氢氢能汽车在行驶过程中,只消耗水,水和氧化铝等物质通过催化剂产生反应,出来就是氢。一般这种车载水解制氢氢能汽车每跑100公里,约消耗100公斤水。当记者进一步追问,促使水制氢的能量从何而来时,庞青年连连摆手说,这里面有很深的技术……不能再说了,只能说到原材料了。 庞青年强调,这个水解制氢氢能汽车跟南阳街头跑的氢能公交车,用的不是一样的技术。水解制氢氢能汽车目前还没有经过国家有关部门的质量检验和审批,暂时还不能投放市场,无法上路挂牌。 对于网友质疑的南阳政府给该项目投资40亿的问题,庞青年说,该氢能源汽车项目计划总投资约80亿元,目前当地政府总共投入了9000多万元。 航拍泰安青年汽车:厂区长满荒草,停产近5年土地被拍卖  今天上午,当庞青年在南阳回应记者提问时,大众网海报新闻的另一路记者来到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安青年”)探访。记者发现,“泰安青年”已停产多年,厂区呈现出一片荒芜的景象,连厂区大门口莲花汽车的车标以及“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的logo字样都被人抠掉了。  在“泰安青年”厂区门口,有四名安保人员正在保安室的门口喝茶聊天。“我们都是高新区政府派过来的,来了一个多月了,我们不是青年汽车的保安,这里边早就没人了,车间都封了。”一名安保人员告诉记者。当记者提出想进厂看一下时,遭到了安保人员的拒绝。 随后,记者通过无人机航拍看到,整个厂区杂草丛生,厂区内一共有四个大的车间,其中一个车间只是搭建起了钢结构框架,由于荒废多年,早已锈迹斑斑。 而在10年前,“泰安青年”曾迎来短暂的辉煌。2009年6月28日,泰安青年生产了第一辆“泰安造”轿车,结束了泰安不能生产汽车的历史,一度成为泰安的“城市新名片”。“泰安青年”还抛出了莲花项目宏大的发展蓝图,称项目最终可形成12万辆的年产能,销售收入将超过150亿元,利税超过10亿元。 但美好的愿景并未成为现实。据媒体报道,2011年到2013年,“泰安青年”年产量从7000辆下降到4000辆,并在2014年停产。 随即而来的是生产经营困难,大规模拖欠职工工资。2015年,泰安市高新区管委会宣布收回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400亩工业用地,并欲将该公司打包出售。2018年8月20日,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泰安青年位于泰安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一天门大街的土地使用权、建筑物及地上附属物,进行了公开拍卖。 济南青年汽车:办公楼没盖完就垮了 成“僵尸”企业、政府索赔5.3亿元  除了“泰安青年”,济南青年汽车厂也面临尴尬的局面。 5月24日下午,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济南高新区世纪大道的济南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 一位滞留工人向记者透漏,由于公司资金断链,工厂生产线停产,导致4年前开始建造的办公大楼到如今也没建完,成了烂尾楼。 2016年,济南市经信委通报济南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为“僵尸”企业,进入资产清理阶段。“现在最大的部门就是保安部跟财务部,车间早在七八年前就停工了,我现在都7年多断交保险了,不能走,走了这七年的保险,十几万块钱就没了。”一位安保人员说。 也是在10年前,与泰安青年汽车项目类似,济南的莲花轿车项目也曾火爆一时。就在首辆“泰安造”轿车下线后不久,2009年7月16日,第一辆“济南造”青年莲花L3下线。按照规划,济南青年轿车项目总投资约62亿元,设计产能为12万辆/年,最高产能可达15万辆/年,预计2015年销售收入将超过120亿元。 但在2014年,失去轿车牌照后,济南青年轿车项目也因多重困境逐渐萎缩,大批工人被陆续遣散,生产线相继被关停。 据最高法2018年发布的一则判决书显示,济南高新区管委会与青年汽车约定,青年汽车投资13亿元建设18万辆轿车项目,管委会为此提供了扶持投入5.3亿元。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青年汽车被要求赔偿5.3亿元。最高院判决支持了济南高新区管委会的大部分诉求。 9次地方政府合作8次烂尾或终止,不同的城市、相似的结局 然而,放眼青年汽车在全国的投资项目,济南、泰安的遭遇并非个例。 记者梳理发现,江苏连云港、宁夏石嘴山、嘉兴海宁、杭州萧山、内蒙古鄂尔多斯、贵州六盘水6地的青年汽车项目与当地政府的合作,问题也不少。  据媒体报道,在江苏连云港,青年汽车2007年开工建设,2010年因合作失败,连云港市政府收回青年汽车项目闲置土地877亩。在宁夏石嘴山,青年汽车从2010年入驻,短短三四年,圈钱9.5亿元,欠薪跑路。在嘉兴海宁,青年汽车2010年开工,最终双方一拍两散,厂房、土地由政府回购。在杭州萧山,青年汽车2011年投产后两年,青年莲花出现资金绷紧并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2017年进入破产清算阶段。在内蒙古鄂尔多斯,青年汽车2011年签订协议,但合作未成,青年汽车就将政府许诺配给的13亿煤炭指标转手卖出,收取了2亿元定金。在贵州六盘水,青年汽车2011年宣布在当地建设生产基地,但迟迟未有进展导致大量规划土地闲置,两年后,青年汽车宣布退出六盘水基地建设。  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截至2019年5月23日,以“青年汽车”为关键词的民事案由多达517件。该公司涉及多起债务纠纷,并被多家公司向法院申请进行破产清算。 除了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也被牵扯其中。 有媒体曝出,青年汽车集团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限制消费人员,俗称“老赖”。 其中,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对金华青年汽车等7家骗补车企的行政处罚决定。对于青年汽车来说,当时的问题出在新能源汽车电池容量与公告容量不符合上。根据处罚书,2014年,青年汽车卖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的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一致。

无人机航拍厂区景象 无人机航拍厂区景象 无人机航拍厂区景象 大众网海报新闻济南5月25日讯(记者 谢强民 梁雯 张稳 赵洪栋) 25日上午,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在南阳洛特斯,被记者包围了。自本月23日“加水就能跑”的南阳“神车”事件曝出后,庞青年并未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今天上午,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见到庞青年时,他身穿黑色西装,内配红色条纹衬衣和领带,看起来精神不错。 “庞总,有人说你投了9个政府合作项目,烂尾了8个,有骗补嫌疑,你怎么看这事?”面对记者的犀利提问,原本微笑着的庞青年,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他提高声调,手一挥:“骗什么补?他们当地答应的资金没有兑现,所以我就不干了。谁再说我骗补,我肯定一告一个准。” 但当记者进一步询问青年汽车集团在济南、泰安等地的烂尾问题时,庞青年显得有些无奈,他说2014年到2016年,公司遇到了一些困难,欠了一些钱,但是已经转出了33%的股份,拿出了3.9个亿,基本上所有欠款已还清了。 据媒体报道,除了此次引起舆论关注的南阳“神车”厂,青年汽车集团还与济南、泰安等8地政府有合作投资的项目,但大多以失败告终:或烂尾,或走上司法程序,纠纷不断。 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集团,究竟是骗补圈钱,还是认真发展产业?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实地探访、梳理了青年汽车集团与9地政府合作项目的“前世今生”。 庞青年现身南阳水氢汽车厂!他依然坚称“神车”只消耗水 25日上午,在南阳“神车”厂的车间里,一排排白色和蓝色的氢能汽车吸引了记者目光。这些白色的箱式货车,就是近两天引发众人关注的“加水就能跑”的南阳“神车”。而蓝色的大巴车,就是南阳街头已投用的氢能公交客车。 在南阳洛特斯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进入车载水解制氢氢能源汽车的生产车间,看到了以上的画面。 南阳洛特斯是青年汽车集团目前为数不多的没有“烂尾”的政府合作项目。该项目生产的“水氢发动机”的真假,事关庞青年和青年汽车的声誉。“加水就能跑”的汽车究竟是“高科技”,还是“水变油”骗局,一时间遭遇全民“打假”。 “只加水肯定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水氢发动机里还有纳米级的氧化铝、催化剂等其它物质。”25日,在南阳洛斯特公司,庞青年这样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他一再向记者强调,水氢发动机是当地媒体的简称,这个车应该叫车载水解制氢氢能汽车。 庞青年操着一口江浙方言,向记者们解释道,车载水解制氢氢能汽车在行驶过程中,只消耗水,水和氧化铝等物质通过催化剂产生反应,出来就是氢。一般这种车载水解制氢氢能汽车每跑100公里,约消耗100公斤水。当记者进一步追问,促使水制氢的能量从何而来时,庞青年连连摆手说,这里面有很深的技术……不能再说了,只能说到原材料了。 庞青年强调,这个水解制氢氢能汽车跟南阳街头跑的氢能公交车,用的不是一样的技术。水解制氢氢能汽车目前还没有经过国家有关部门的质量检验和审批,暂时还不能投放市场,无法上路挂牌。 对于网友质疑的南阳政府给该项目投资40亿的问题,庞青年说,该氢能源汽车项目计划总投资约80亿元,目前当地政府总共投入了9000多万元。 航拍泰安青年汽车:厂区长满荒草,停产近5年土地被拍卖 今天上午,当庞青年在南阳回应记者提问时,大众网海报新闻的另一路记者来到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安青年”)探访。记者发现,“泰安青年”已停产多年,厂区呈现出一片荒芜的景象,连厂区大门口莲花汽车的车标以及“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的logo字样都被人抠掉了。 在“泰安青年”厂区门口,有四名安保人员正在保安室的门口喝茶聊天。“我们都是高新区政府派过来的,来了一个多月了,我们不是青年汽车的保安,这里边早就没人了,车间都封了。”一名安保人员告诉记者。当记者提出想进厂看一下时,遭到了安保人员的拒绝。 随后,记者通过无人机航拍看到,整个厂区杂草丛生,厂区内一共有四个大的车间,其中一个车间只是搭建起了钢结构框架,由于荒废多年,早已锈迹斑斑。 而在10年前,“泰安青年”曾迎来短暂的辉煌。2009年6月28日,泰安青年生产了第一辆“泰安造”轿车,结束了泰安不能生产汽车的历史,一度成为泰安的“城市新名片”。“泰安青年”还抛出了莲花项目宏大的发展蓝图,称项目最终可形成12万辆的年产能,销售收入将超过150亿元,利税超过10亿元。 但美好的愿景并未成为现实。据媒体报道,2011年到2013年,“泰安青年”年产量从7000辆下降到4000辆,并在2014年停产。 随即而来的是生产经营困难,大规模拖欠职工工资。2015年,泰安市高新区管委会宣布收回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400亩工业用地,并欲将该公司打包出售。2018年8月20日,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泰安青年位于泰安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一天门大街的土地使用权、建筑物及地上附属物,进行了公开拍卖。 济南青年汽车:办公楼没盖完就垮了 成“僵尸”企业、政府索赔5.3亿元 除了“泰安青年”,济南青年汽车厂也面临尴尬的局面。 5月24日下午,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济南高新区世纪大道的济南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 一位滞留工人向记者透漏,由于公司资金断链,工厂生产线停产,导致4年前开始建造的办公大楼到如今也没建完,成了烂尾楼。 2016年,济南市经信委通报济南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为“僵尸”企业,进入资产清理阶段。“现在最大的部门就是保安部跟财务部,车间早在七八年前就停工了,我现在都7年多断交保险了,不能走,走了这七年的保险,十几万块钱就没了。”一位安保人员说。 也是在10年前,与泰安青年汽车项目类似,济南的莲花轿车项目也曾火爆一时。就在首辆“泰安造”轿车下线后不久,2009年7月16日,第一辆“济南造”青年莲花L3下线。按照规划,济南青年轿车项目总投资约62亿元,设计产能为12万辆/年,最高产能可达15万辆/年,预计2015年销售收入将超过120亿元。 但在2014年,失去轿车牌照后,济南青年轿车项目也因多重困境逐渐萎缩,大批工人被陆续遣散,生产线相继被关停。 据最高法2018年发布的一则判决书显示,济南高新区管委会与青年汽车约定,青年汽车投资13亿元建设18万辆轿车项目,管委会为此提供了扶持投入5.3亿元。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青年汽车被要求赔偿5.3亿元。最高院判决支持了济南高新区管委会的大部分诉求。 9次地方政府合作8次烂尾或终止,不同的城市、相似的结局 然而,放眼青年汽车在全国的投资项目,济南、泰安的遭遇并非个例。 记者梳理发现,江苏连云港、宁夏石嘴山、嘉兴海宁、杭州萧山、内蒙古鄂尔多斯、贵州六盘水6地的青年汽车项目与当地政府的合作,问题也不少。 据媒体报道,在江苏连云港,青年汽车2007年开工建设,2010年因合作失败,连云港市政府收回青年汽车项目闲置土地877亩。在宁夏石嘴山,青年汽车从2010年入驻,短短三四年,圈钱9.5亿元,欠薪跑路。在嘉兴海宁,青年汽车2010年开工,最终双方一拍两散,厂房、土地由政府回购。在杭州萧山,青年汽车2011年投产后两年,青年莲花出现资金绷紧并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2017年进入破产清算阶段。在内蒙古鄂尔多斯,青年汽车2011年签订协议,但合作未成,青年汽车就将政府许诺配给的13亿煤炭指标转手卖出,收取了2亿元定金。在贵州六盘水,青年汽车2011年宣布在当地建设生产基地,但迟迟未有进展导致大量规划土地闲置,两年后,青年汽车宣布退出六盘水基地建设。 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截至2019年5月23日,以“青年汽车”为关键词的民事案由多达517件。该公司涉及多起债务纠纷,并被多家公司向法院申请进行破产清算。 除了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也被牵扯其中。 有媒体曝出,青年汽车集团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限制消费人员,俗称“老赖”。 其中,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对金华青年汽车等7家骗补车企的行政处罚决定。对于青年汽车来说,当时的问题出在新能源汽车电池容量与公告容量不符合上。根据处罚书,2014年,青年汽车卖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的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