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青年回应记者:你管我成本高低,我亏的起

2019-06-22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64)

5月25日消息,青年汽车掌门人庞青年记者成本质疑:“里面的反应物我要回收再利用,用户你就付车费,你管我成本高低?亏我也亏不起,我也不可能亏,成本这事情不能告诉你,我们是机密,人家成本很高做不了,我的成本很低做得了,这是我们公司的技术。”

庞青年回应记者:你管我成本高低,我亏的起

庞青年在南阳洛特斯厂区现身,面向多家媒体记者现场演示和解答疑惑。

“他那个水排出来还可以喝。进去的是污水,出来的是纯净水。”庞青年对现场记者表示,任意一种水,包括污水都可以加进去,排出来的水是纯净水。可以喝。

不过其同时强调,水也不能太浑浊。

不过,被问及是否喝过,他坦言自己没有喝过。

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头条刊发《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一文。提到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到该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时,为氢能源汽车项目取得的最新成果点赞。这是一项最好的背书。

庞青年回应记者:你管我成本高低,我亏的起

项目背后有巨大的利益链条,该项目总投资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

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届时可实现产值300亿元,利税超百亿元,可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一般报道中这样说的,不知道是真是假,咱也不知道,也不敢问啊。

多地上演“空手套”,8次被法院列为“老赖”,我们一起盘点一下庞青年做过的大项目

2010年,青年汽车集团来到宁夏石嘴山,与当地政府达成协议,计划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

青年汽车承诺在石嘴山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等项目,可以得到石嘴山政府为其提供的拥有采矿证的煤矿。

同鄂尔多斯一样,青年汽车进入石嘴山多年后,汽车项目毫无进展,但以微小的投入,换得了大量土地及众多煤矿资源,后经转手交易,卷走至少8亿资金。

2010年12月,青年汽车成立“国马科技”),国有企业矿业集团以正义关煤矿作为出资仅占30%的股份,庞青年出任公司法人、董事长。由石嘴山国资委牵头成立的调查组的结果呈现,国马科技也将至少3.5亿元转出石嘴山。

除了上述地区外,青年汽车曾经在浙江海宁、贵州六盘水等多地设立项目,但其中未有一家成形。

庞青年回应记者:你管我成本高低,我亏的起

2010年,青年汽车正式签约入驻海宁,庞青年彼时放豪言称,青年汽车海宁基地15万辆产能的贡献能够“再造一个海宁”。

2011年贵州六盘水项目开始运作,计划投资25.75亿元,以建设重型卡车生产线及汽车配件生产基地,目标是形成年产6.5万辆汽车的生产能力,其中重型货车1万辆、大客车0.5万辆、乘用车5万辆。但实际上,除了投产初期组建了一条临时生产线,组装了少量“青年曼”重型卡车之外,其他项目未有实质进展。

2013年,青年汽车海宁基地所有的项目已经停掉,土地也被当地政府收回。浙江省海宁市尖山新区已于2013年4月13日发布公告。

2013年,青年汽车从贵州六盘水的项目中退出,其他项目未有实质进展。

工商信息系统显示,目前庞青年本人控股企业共26家。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青年汽车集团14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8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庞青年及青年汽车拖欠平安银行9896.66万元,拖欠民生银行1.086亿元,拖欠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10.77万元等。

庞青年回应记者:你管我成本高低,我亏的起

庞青年需要真金白银的支持,于是他到处为水氢燃料汽车鼓吹,庞青年玩的套路就是拆东墙补西墙。

2017年2月14日,工信部对青年汽车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暂停青年汽车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并责成该公司进行为期2个月的整改。直到2018年12月南阳高新区与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签约。

2019年4月2日,工信部公布了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车辆补助资金清算审核。青年汽车2017年一共申请了343台的新能源汽车进行推广,申请补助资金7417万余元。不过这笔资金目前还没有拿到。

今天水氢发动机的事件全国上下都在质疑的时候,庞青年继续编织谎言,面对记者的进一步追问,他不耐烦的说到,你管我成本高低,我亏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