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已“无财产”,变身“老赖”的戴威还将倔强到何时?

2019-06-21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10)

近日,根据一份来自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显示,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天津富士达)因买卖合同纠纷向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申请执行2.5亿的标的。不过,法院认定,ofo已“无财产”,其名下无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虽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

该裁定书还显示,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名下财产进行了查询,系统反馈查询信息为“无财产”。到被执行人住所地的不动产登记部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公安车辆管理部门进行传统查控,被执行人名下无可供执行财产。

换言之,ofo的账上已无一分钱可供执行。

同时,新芽NewSeed(ID:pelink)记者经天眼查查询发现,东峡大通公司所涉及的法律诉讼达到90条,被列为执行人的信息更是高达131条。因此,ofo已“无财产”倒也属于意料之中的事情。

ofo已“无财产”,变身“老赖”的戴威还将倔强到何时?

高管纷纷成为“老赖”

去年10月,东峡大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突然由创始人戴威变为了陈正江。根据陈正江的工作经历来看,其历任ofo公司西安地区负责人、供应链负责人等,在2014年年底就加入ofo,曾在ofo创始早期负责自行车采购工作,属于元老级员工之一。

因此联想到之前马云卸任支付宝法定代表人后的变化,有部分媒体将此行为解读为戴威“让位”于陈正江,ofo公司管理层或将发生重大改变。

但很快,ofo官方就发表公告回应称,变更法人代表是出于简化办公流程、提升工作效率的目的,并且这是ofo内部正常的人事变动,戴威仍然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不存在“让位”一说,也不会影响公司的任何经营和运营。

如今,没有“让位”的戴威与陈正江纷纷都变为了多次失信的“老赖”。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陈正江本人已有16条被列为失信人被限制高消费的信息,创始人戴威同样有16条被列为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的信息。而ofo其余的主要管理人员也都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如ofo联合创始人杨品杰、ofo总经理陈婧也于2019年4月30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现在的这种局面,应该不是戴威想要看到的,但却早已超出了他的把控范围。

90天,ofo并未结束战争

回想2016年1月,当时刚刚拿到金沙江创投1000万元A 轮融资的戴威与张巳丁趴在国贸三期商城的围栏上,感叹道:“有点晕乎乎的,毕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拿到A轮融资的戴威与ofo犹如坐上了火箭,开始大规模加速扩张。同时也迎来了国内最强的竞争对手,摩拜。

摩拜在2016年4月于上海正式上线,缴纳299元的押金即可在城市里骑行,迅速让共享单车在大街小巷被热议,而此时ofo还局限在封闭的校园内没有走出去,只不过ofo并没有把摩拜放在眼里。

朱啸虎对于ofo更是信心十足,他认为摩拜的方向不对,并且摩拜单车三四千一辆,起码两年才能把钱赚回来,相比之下ofo 只要几个月就能收回成本。“成本低是王道,我们认为,90天共享单车的战争就会结束。”

但谁知,90天之后战争不仅没有结束,ofo反而在与摩拜的烧钱、补贴大战中一步步受挫。

朱啸虎此时又改口了,他表示虽然ofo与摩拜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但每个月仍然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运营,“唯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

但这不是倔强的戴威所能接受的,因此朱啸虎选择在去年1月套现30亿美元离场,把位置让给了阿里。

与此同时,摩拜选择在去年4月以37亿美元“卖身”美团,哈罗则是再获阿里19亿元增资,再度巩固了自己阿里嫡系的位置。只剩下倔强的戴威还在坚持独立发展,面对滴滴的收购邀约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最终把程维弄得耐心全无,不仅“复活”了小蓝,还推出了自有共享单车品牌青桔。

有心无力的戴威

其实面对困局,戴威不是没有做出过改变。

在今年7月6日,ofo宣布海外市场已经完成开拓业务阶段,将开启海外第二战略阶段,深耕重点市场,戴威将直接负责海外业务,“进入海外新战略阶段后,ofo将对新加坡、美国、法国这一类规模大或增长迅速的地区进行精细化运营。”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ofo在海外市场的大撤退。截至目前,ofo就已宣布退出多个国家,包括以色列、澳大利亚、德国、印度等。其中,ofo在进驻印度地区仅两个月时间后,就将其印度分公司的大部分员工解雇了。

为了摆脱单一的盈利模式,ofo也探索了一些商业变现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