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亚非:中美之间没有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

2019-07-21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91)

  编者按:2018美中国际商会年度峰会暨中美视角看下一个五十年高峰论坛11月19日在北京举办。外交部前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何亚非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本文根据演讲整理而成。

  何亚非:谢谢美中国际商会主席的邀请,很荣幸出席今天的高峰论坛。

  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在这么一个重要的年份我们不少人因为中美关系的紧张、贸易摩擦的加剧,对两国关系和世界的前途忧心忡忡。不久前,美国副总统彭斯讲话里锁定中国为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给人一种冷战似乎就要开始的感觉,连最近鲍尔森的讲话都有“经济铁幕”的这种说法,许多支持中美关系的人士现在也不太敢说话。当然,最近两国元首的通话、中美外交安全对话给我们以希望,因为双方都能够正视分歧与矛盾,积极地为两国元首在阿根廷的会晤做准备,当然这种准备需要我们付出艰苦的努力。但是对话的大门还是敞开的。

  那么在这么一个历史动荡的时期,我们展望今后五十年,这个论坛展望五十年也是比较远的,需要我们能够对中美关系有一个重新的认识,包括它的积极性,包括它的矛盾和分歧。我们也要对我们的世界有一个重新的认识,以此来稳定中美关系,为解决众多的全球性挑战找到出路。我想谈两个方面的内容,供大家参考。

  我觉得第一个问题也是我们经常问的问题,就是中美究竟是什么关系,是敌人还是朋友?中美之间是不是一定要分出一个敌友来?中美能不能避免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如果这个问题回答不了、回答不好,那么后面所产生的政策,双方对各自的政策就会有偏差。中美建交40年我们回顾来看,刚才罗伯特·霍马茨先生(Robert.D.Hormats,美国前副国务卿)也说我们两国的合作始终是主流,有起起伏伏、有矛盾。但合作一直是主要的,共同利益大于分歧。两国都在推进全球化,推进全球的自由贸易,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治理体系。虽然美国对华政策有战略模糊这个说法,但其实表面模糊心里是很清楚的,因为“和则两利、斗则俱伤”,我们都知道没有什么陷阱,陷阱是自己挖的。

  近年来,不少美国和西方专家学者以埃利森教授《注定一战:中美能逃脱修昔底德陷阱吗?》16个大国博弈案例,因为其中有12次是以战争来解决的,作为依据来判断中美作为新兴大国和霸权国家一定会掉入这个陷阱。那么特朗普政府去年和今年出台的一些战略报告似乎也印证了这么一种论断,果真如此吗?我们来做一些分析,我觉得可以从历史和现实纵横两个轴做点分析。

  历史上看,我们从欧洲看,欧洲结束30年战争,在1648年签署《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以来,这400年确实欧洲国家之间、欧洲国家与其他国家,包括其他大国,确实大多数是通过战争来解决问题,这是因为过去国家之间相信实力为支撑点,没有形成刚才罗伯特·霍马茨先生讲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格局,虽然有某种意义上的经济全球化,但这种相互联系、相互依存没有现在这么紧密。现在的时代是大变化、大发展、大调整的新时代,力量对比也已经发生颠覆性的变化。过去欧洲实际上成立的国际体系是欧洲为中心,其他地方为边缘,我们叫中心边缘的国际体系。后来这个中心变成美国,它还是中心边缘的国际体系,不太平衡,不太平等。全球化导致了世界的多极化,导致了各国经济的相互依存,导致了我们相互依赖的全球生产链、供应链、价值链,把我们的命运紧紧地捆绑在一起,给了各国和平相处、和平竞争的广阔空间和时间。另一方面,从负面讲,由于大量核武器的出现,大国之间通过战争解决问题的选项基本可以排除。

  在这么一种状况下,我们现在如果还是用过去的零和思维模式来分析中美关系,不管是中美的地缘政治关系,还是经济关系,还是其他关系,都是错误的,都不能反映世界的现实,反映中美关系的现实。所以不管是近期还是中长期,中美不是敌人,也没有必要非要分出一个敌人和朋友来,也不存在“修昔底德陷阱”。当然这么讲并不是说中美之间没有利益的冲突,利益的磕磕碰碰难以避免,不仅中美之间,中国欧洲之间,中国俄罗斯之间,中国和其他的金砖国家都会有磕磕碰碰,这是我们生活世界的一个现实。所以我们大家要以建设命运共同体为指引,要寻求各自发展战略的对接,因为各个发展战略必定不同,要寻找接合面,寻找共同点,这就需要我们跳出原来旧的思维模式。我记得爱因斯坦讲科学问题的时候说你不能用过去制造问题时的那个思维模式来解决这些问题。现在我们确实需要思维模式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