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腰斩 小米“绝地求生”

2019-08-11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68)

  劲敌夺食、股价腰斩,AIoT艰难推行,雷军将如何权衡利弊?

  2018年7月9日,小米集团(1810.HK)成为在中国香港上市的第一只“同股不同权”股票,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表示,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集团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

  现实却很残酷,小米集团以539亿美元的估值登陆中国香港资本市场的6个月后,等来的是基石投资者的解禁,小米股价被砍掉了一半,从17港元的发行价跌至9港元。

  “腰斩”的股价

  基石投资者解禁半年后的2019年7月9日,小米集团迎来了第二次解禁:43.87亿股B类股解禁,占整体股本(A类及B类股)的18.25%。至今,小米集团共耗资11.75亿港元,分21次了1.23亿股,试图稳定股价,但效果并不理想。

  8月8日,小米收报8.91港元/股,市值缩水至2134亿港元的新低,约合人民币1921亿元。据小米集团招股书,公司约有5500名员工拥有期权。

  在小米频繁回购后,创始人雷军和总裁林斌不得不将A类股转换成B类股,以维持同股不同权比例不上升。港交所数据显示,雷军及林斌于7月25日分别将其手中的1883万及1052万A类股转换成B类股。

  为何小米仅在上市一年后就出现如此巨大的市值差距?原因要追溯到2014年年底。彼时,小米以450亿美元的估值完成F轮融资,若按8%的年利息计算,相当于2018年的550亿美元。那么就意味着,如果小米以低于550亿美元的市值上市,F轮融资者的投资年化收益率将小于8%,小米也将会为F轮融资签署的对赌协议承担沉重的赔付代价。

  基于此,小米集团及其机构投资者都迫切将小米的上市估值向上推。因此,在小米集团开始筹备上市事宜时,首先对媒体透露拟以2000亿美元估值IPO,消息一出,便引来市场非议。小米在感受到公众对2000亿美元估值的态度后,随即将估值预期调低至1000亿美元,并拟在中国香港与内地两地同时上市,融资200亿美元。曾有评论者认为,“这对于小米确实是一个美梦,但对于投资者绝对是一个梦魇。”

  在IPO路演现场,雷军认为“小米的估值=腾讯×!”此后,港股市场给了他惨烈的教训。

  小米2018年实现营收1749.88亿元,扭亏为盈赚了135.54亿元,但财报发布当日股价收于11.76港元,市值与上市相较缩水30%。

  虽然小米学到了苹果的极致产品观,但苹果的商业模式是硬件为流量创造入口,服务及内容分发为商业价值的变现点,而小米则是以“手机硬件+智能家电硬件”作为商业价值变现点。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苹果来自服务的收入达到114.5亿美元,贡献了报告期内约20%的收入,成为苹果营收第二大支柱。反观小米,2019年一季度,互联网服务收入仅43亿元人民币,仍然不到总收入的10%。虽然小米曾多次尝试学习苹果“拉升手机硬件价格”的策略,但从最初的小米Note系列到如今的Mix,效果都不尽如意。

  自小米上市,资本市场就对其是互联网公司还是制造企业产生了大讨论。尽管小米坚称自己是互联网企业,且从其收入占比的情况可以看出,小米一直在努力调整收入结构,小米手机收入占比已连续5年出现下滑,但互联网收入从未突破10%。时至今日,从估值来看,8倍市盈率的小米已被市场不折不扣地认定为制造业公司。

  据IDC的市场研究数据,在中国区市场,2018年一季度,小米手机市场占有率为15%,这一数据在此后三个季度连续下滑,2018年四季度小米手机的市场占有率降至10%,出货量同比下降34%。据财报,小米集团一季度营收438.17亿元,智能手机的销售收入约为270亿元,占比接近62%。基于统计数据来看,小米是硬件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答案也已明确。

  小米股价破发并一路走低,另一大原因是IPO发行价的高估泡沫。据统计,2018年港股上市首日破发率达34%,上市后1个月内破发率达82%,上市后3个月内破发率达88%。

  延迟披露的股权激励

  7月17日,多家媒体报道称,小米集团于5月27日再向主要ARK Trust派发奖励股份,但事件延至7月16日才向联交所披露。披露的文件显示,ARK Trust获给予股份,涉及股份数目为17.76亿股,令其持股量由17.62%升至27.87%。在小米集团上市前,ARK Trust以受托人身份由创办人及大股东雷军成立,并以雷军及其家族为受益人的信托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