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车消失在中国城市里!却在缅甸火了,有老板收购后捐给贫困学生

2019-06-28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91)

  一场盛宴之后,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共享单车正在淡出人们的视野。

  27日早晨,基金君在途中遇到了清理小黄车的环卫工人,经询问,他们正在将不能使用的小黄车的清理,并转移至安置点。

过量的投放,让回收成为了热潮退去后共享单车公司和政府的最大难题。要回收共享单车,需要支付拆卸、维修、人力等多重成本,成本可能比投入一辆新车还要高。

 
  过量的投放,让回收成为了热潮退去后共享单车公司和政府的最大难题。要回收共享单车,需要支付拆卸、维修、人力等多重成本,成本可能比投入一辆新车还要高。

  一场盛宴之后,ofo小黄车正在淡出人们的视野。

  被债主追债

  法院透露家底:ofo真的没钱了

  6月17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一份事关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东峡大通)的裁定书,裁定书显示,东峡大通名下已无可执行财产。

根据裁定文书显示,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天津富士达)与东峡大通曾现买卖纠纷,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天津高院)作出民事调解书,东峡大通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天津富士达于是向天津高院申请执行,执行标的为2.5亿元。

 

小黄车消失在中国城市里!却在缅甸火了,有老板收购后捐给贫困学生

 
  根据裁定文书显示,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天津富士达)与东峡大通曾现买卖纠纷,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天津高院)作出民事调解书,东峡大通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天津富士达于是向天津高院申请执行,执行标的为2.5亿元。

  在执行过程中,法院调查发现东峡大通“名下无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虽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名下财产进行了查询,系统反馈查询信息为无财产。”

  法院到东峡大通住所地的不动产登记部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公安车辆管理部门进行传统查控,发现其名下无可供执行财产。天津富士达亦无东峡大通的财产线索提供,法院亦已对东峡大通申报的财产进行核对,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已向东峡大通发出限制消费令。

  根据上述情概况,法院终结了该次执行程序,并称天津富士达发现东峡大通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最后300美元扣划给飞鸽

  ofo创始人戴威上“老赖”黑名单

  天津法院并不是第一家发现ofo没有钱的法院,北京法院在5月的判决执行中将东峡大通最后的300美元已经依法扣划给另一债主天津飞鸽车业发展有限公司。

而早在今年1月11日,天津科林自行车有限公司与东峡大通现买卖合同纠纷结案通知书中,执行法院已表示,经网络查询,东峡大通名下已无标的物可实施保全。

 
  而早在今年1月11日,天津科林自行车有限公司与东峡大通现买卖合同纠纷结案通知书中,执行法院已表示,经网络查询,东峡大通名下已无标的物可实施保全。

  除此之外,东峡大通法定代表人也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而受到影响。

  6月1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信息显示,因东峡大通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陈正江出境。陈正江于去年10月接替ofo创始人戴威成为东峡大通法定代表人。

  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陈正江本人已有16条被列为失信人被限制高消费的信息。2018年12月4日,法院对东峡大通作出“限制消费令”,限制该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戴威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ofo联合创始人杨品杰、ofo总经理陈婧也于2019年4月30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基金君根据企查查发现,东峡大通目前ofo身上的商务纠纷已经超过400起,大多数发生在2018年和2019年。已经立案并判决的失信被执行的信息已经有13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