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的韧性|华为:三十功名 向死而生

2019-07-31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44)

吉姆·柯林斯在《从优秀到卓越》一书中描述过一种卓越企业的领导者:“他们往往不会站在前台锋芒毕露,成为媒体的宠儿、谈论自己的理念或成为社会名流。他们大多像外星人,沉默内敛、不爱出风头,甚至有点害羞,谦逊为怀的个人特质和不屈不挠的专业精神齐集一身。他们深藏在团队后面,协调着团队的交响乐。”

在追求个性张扬的互联网时代,有一位企业家似乎让人们看到了这样的影子。

1987年,任正非,一个走投无路、郁郁寡欢的中年人花了2万多元钱,在深圳南油集团的居民楼里创办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最初只有几名员工,主要业务是售卖交换机设备。

2019年,任正非创业32周年。华为已经成长为中国最成功的民营企业和最优秀的科技企业之一。2012年,华为取代爱立信,成为世界最大的通信设备生产商;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数据,2018年,华为的专利申请数量居世界首位;在2017年的世界500强榜单中,华为名列全球第72名。

华为公司管理顾问田涛曾在演讲中称,“今天的华为覆盖了全球170个以上国家和地区的市场,世界上有人的地方就有华为人,没有人的地方也有华为提供的设备和服务。”可以说,华为的30余年,是充满忧患、坚韧不拔的30余年,是血与泪的商业长征。

“我们在春天与夏天要念着冬天的问题”

任正非那一代创业者身上往往有着共同的特征:一贫如洗、胸怀大志。

多年以来,任正非极少接受采访。外界对他思想的了解,绝大部分来自于他在华为的内部讲话或信件。

2001年,任正非发表了六千多字的长文《华为的冬天》。他在文中对华为员工写道:“是否考虑过,如果有一天,公司销售额下滑、利润下滑甚至会破产,我们怎么办?现在是春天吧?但冬天已经不远了,我们在春天与夏天要念着冬天的问题。IT业的冬天对别的公司来说不一定是冬天,而对华为可能是冬天。华为的冬天可能来得更冷一些。我们还太嫩,我们公司经过十年的顺利发展没有经历过挫折,不经过挫折,就不知道如何走向正确道路。磨难是一笔财富,而我们没有经过磨难,这是我们最大的弱点。”

彼时,华为跃居全国电子百强首位,而任正非在大谈失败与磨难。

对于危机,华为保持着与生俱来的警惕。在华为创立十年时,任正非在一份内部讲话中说:“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

也许正是这样的忧患意识让华为活过了最初的那十年。

2019年的春夏之交,华为的未雨绸缪让华为再次经受住了考验。针对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把华为列入“实体名单”,5月17日凌晨,华为心声社区转发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致员工的一封信:“华为多年前已经做出过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而华为仍将持续为客户服务。”海思将启用“备胎”计划,兑现为公司对于客户持续服务的承诺,以确保公司大部分产品的战略安全,大部分产品的连续供应,“这是历史的选择,所有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

同日,华为总裁办致信员工,信中表示,华为多年前已预计美国打压,困难挡不住前进步伐。

任正非21日在接受媒体集中采访时说,目前限制令会影响到华为的低端产品,但在高端产品特别是5G领域,华为绝对不会受影响。华为在包括芯片在内的关键零部件上保持有一定的量产能力,不会因为美方的“断供”就导致负增长,企业预计今年的增速会有所下滑,但仍然保持正增长。

“理论基础创新:板凳要坐十年冷”

三十余载,中国与世界的经济社会环境几经更迭,但华为不为外界所扰,没做过一寸房地产生意,对炒股与热钱不闻不问,只想做好一件事情,就是长期坚守信息技术研发和产品开发领域。用任正非的话说,华为“只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

华为是一家ICT解决方案提供商,数字化、智能化建设必然离不开技术创新。在华为,有两个“10%”的制度。其中之一是,每年拿出营业收入的10%投入于科研。对这一制度的坚持,使华为成为了中国乃至全球最具研发冲击力的科技公司。

据华为数据,在全球18万华为人中,有接近一半的员工从事研发,几乎“每两个华为人中就有一位研发者”。华为在全球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构建了能力中心。遍布全球的研发团队,始终紧盯着主航道,确保华为不在非战略竞争点消耗战略竞争力量。在过去30余年中,华为有两项指标长期高于利润,即研发投入和人力资源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