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氢发动机:庞青年的40亿“秀场”

2019-06-21 作者:搞笑娱乐新闻网   |   浏览(118)

  5月23日,南阳日报一篇题为《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报道称,南阳市下线了一台水氢发动机,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并通过氢能发电来驱动车辆,此举意味着往后的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如此神乎其神的黑科技引发业内的广泛质疑。

  汽车加水行驶疑似作秀

  要知道,近年来,出于温室气体排放的紧迫以及可持续发展的危机,各国政府倒逼车企进行着一场电动化的革命。如果随处可见的水就能成为汽车燃料,那全球汽车产业近半世纪的努力岂不是一场笑话?更何况,氢能发电的产物即是水,若再以此水制氢,车辆不就实现了永久的动能。这与最为基础的物理常识“能量守恒定律”大相违背。

  对此,涉事车企青年汽车集团官网的解释是:通过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水和反应物在一种“特殊催化剂”作用下产生氢气和水解产物,至于反应物和特殊催化剂是什么却语焉不详。

  时代财经致电青年汽车集团,对方以对此事件不方便回复为由拒绝接受采访。但在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之前,庞青年曾对外高调宣布,已生产出了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在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的状态下,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续航里程可达1000公里;同时庞青年还表示水氢燃料电池技术已成熟,并非胡编乱造。

  但中国工程院衣宝廉院士却向时代财经记者表示,所谓车加水即可行驶其实只是一个噱头,“他们的水箱中有与水反应能生成氢气的化学物质如硼氢化钠等。这种车动力性能差,氢的价格也高。”

  原来“加水制氢”还需要消耗其他高还原性的化学物质,不仅成本极高,能源利用率与整车动力性还奇低,并不适合车辆使用。衣宝廉院士的评价更是一针见血,“吸引眼球的作秀,毫无实用价值!”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也向时代财经表示,不清楚此次项目其催化剂是如何在没有外部能源的情况下实现的,目前全世界该技术还未有所突破,也未实现产业化,而用到车上其难度更高,相对来说固定源会容易实现一些。崔东树进一步指出,虽然该技术目前而言完全不成熟,不过或许是一个探索方向。

  同时,河南南阳工信局也回应水氢发动机:尚未认证验收,消息发布有误。而南阳市政府则表示:将统一口径后再做回复。

  青年汽车劣迹斑斑庞青年原是“惯犯”

  无论是科学常识还是专家观点都在传递一个信息,解决能源危机的水氢发动机或是一场彻头彻尾的“作秀”,而庞青年本人更是“黑历史”不少。工商信息系统显示庞青年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其控股的青年汽车集团等多家企业亦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其涉及数百起起司法纠纷,包括法律诉讼156条、开庭公告104条。从2014年起,青年汽车有30起、最高金额高超2亿的贷款逾期失信记录,涉及借款达11亿元。而回顾庞青年过往的“黑历史”,其实颇有一些让人叹为观止的滑稽感。

  2010年,青年汽车与石嘴山政府达成协议,拟投资267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等项目。后汽车项目毫无进展,却靠出售当地煤炭资源获利10亿元。

  无独有偶,2011年,青年汽车又以收购萨博汽车为由,与鄂尔多斯政府签协议,将在当地建厂并获得13亿吨煤炭资源。后收购萨博未果,庞青年却提前将煤炭指标卖出,收取2亿定金不予归还。据爆料,青年汽车还以类似的手腕,在多处地方借汽车项目圈地、圈资源、套取国家补贴、政府资金,屡试不爽。

  2014年,新能源在补贴政策下飞速发展,青年汽车自然不会错过这块蛋糕。庞青年表示,自北京奥运会起,青年汽车就开始研发纳米碳锂物理电池,集安全、寿命、快充、成本等性能与一身。但在2017年2月工信部开出的骗补罚单上,金华青年汽车赫然在列;值得一提的是,被开出罚单后,金华青年汽车继续申请补贴,2017年申请金额高达7417.98万元。

  补贴退坡后青年汽车又盯上了燃料电池

  随着新能源补贴额度下滑,门槛逐渐趋严,相关政策也从普惠型转为扶优扶强型,庞青年又把目光聚焦在了燃料电池汽车上。

  2017年8月,庞青年宣布生产出了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并邀请多家媒体观看现场演示:车厢注满水后,车辆缓缓开出了车间。然而,青年汽车神乎其技的水氢燃料电池技术一直得不到资金支持,直到2018年12月,青年汽车终于与南阳高新区签约氢能源整车项目。